2018,國投信達在大力推進政信金融項目實踐的同時,也夯實了政信金融先進理論的基礎。集團在政信理論體系奠基方面已取得了三大理論碩果。

 

筑規范 確立政信金融底線

 

國投信達的第一大理論貢獻是確立了政信金融底線,明確絕對不能違背的原則。

 

中國政信理論體系起源于PPP模式在中國的發展,PPP模式是政信金融的實現模式之一。政信行業在2014年-2017年一直是“平鋪直敘”式發展,并無太多波瀾,政信金融理論也隨之獲得平穩發展。

 

2018年年初“清庫”風暴愈演愈烈。在此背景下,國投信達于4月26日戰略支持《中國PPP藍皮書:中國PPP行業發展報告(2017~2018)》發布。這是中國的第一本PPP藍皮書,首次對行業發展進行全景性描繪,同時也總結了行業發展特征,預判了行業發展未來。

 

對行業變化保持較高敏銳性的國投信達提出:政信金融發展的底線是——規范化。它也是2018年政信金融發展最主要的特征。規范發展不僅是2018年行業發展的短期要求,也是政信金融發展的根本底線,明確了“能做”與“不能做”的界限。它是國投信達始終不渝堅持的原則,更是政信理論體系的重要支柱。

 

規范化是對法律法規的敬畏與堅持,更是2018年行業整體發展的要求和政信金融發展的根本底線,是國投信達始終不渝堅持的原則。國投信達在規定自己禁行內容,同時也給行業企業確立了不能逾越的紅線。在2018年的行業震蕩中,規范發展——是政信金融發展底線和理論體系的重要支柱,這一理念得以逐漸確立。

 

助發展 明晰政信金融定義

 

在確立行業底線基礎上,國投信達繼續發力,做出了第二大理論貢獻——明晰了政信金融定義,明確行業發展邊界和發展方向。

 

隨著政信金融行業不斷發展,國投信達作為政信金融的首倡者和領航者,對究竟什么是政信金融這一問題研究得日益透徹。對這一問題的回答不僅僅影響到國投信達業務推廣的順利與否,也在一定程度上決定著政信理論體系能否順利搭建。

 

國投信達在實踐中持續積累尺寸之功,并與學界進行思想碰撞,最終提煉升華出“政信金融”定義——政府為了履職踐約、兌現承諾而開展的所有投融資活動。這一定義的提出,讓政信金融有理可依,有據可依,為政信金融的發展,指明了方向。

 

7月7日,在由國投信達協辦的“中國政信發展論壇暨中央財經大學政信研究院成立一周年慶”上,學界正式向全社會公布了這一至關重要的研究成果。從學術角度來看,政信理論體系除包括政信金融外,還包括了政信目標、政信文化、政信法規、政信生態四方面。其中政信金融是核心內容,其內涵和外延的界定對整個政信理論體系搭建尤為重要。

 

對政信金融的準確定義為政信金融行業未來的健康發展奠定了堅實的理論基礎,集團也因其功績被業界譽為政信理論體系的重要奠基人。

 

促騰飛 構建政信金融量化標準

 

在明晰定義的基礎上,國投信達持續發力,做出了第三大理論貢獻——構建政信金融量化標準,給行業企業推進項目提供了數據支持和評價標準。

 

集團不僅是政信理論體系的奠基人,而是這一先進理論的實踐應用者。在國投信達實踐政信金融理念的過程中,政信目標、政信文化、政信法規、政信生態四方面與國投信達的實踐活動產生了交互影響。這些實踐和影響最終推動了政信金融指數的誕生。

 

國投信達于10月27日戰略支持“2018中國PPP投資論壇”,發布了政信金融指數。該指數是中國第一個政信金融指數,對中國政信能力提升和政信體系建設有決定性的影響,使企業遴選地方項目時有客觀評價標準可供參考,具有極強的現實意義。

 

中國PPP投資論壇迄今已舉辦三屆,經濟學泰斗厲以寧當選為論壇總顧問,全國工商聯原副主席孫曉華當選為論壇主席。每屆論壇確定的主題都對行業產生了巨大影響,成功預示了下一階段行業發的發展態勢和總體特征。

 

2018中國PPP投資論壇除了發布政信金融指數,還關注了“政信能力建設”、“政府隱性債務規避機制”、“融資平臺轉型”、“PPP項目提質增效”等五個行業痛點。行業專家們針對行業痛點所談的真知灼見給政信理論的完善提供了養料,其思想精華也成為政信理論的重要組成部分。

 

從“什么不能做”到“什么可以做”再到“如何去做”,國投信達為政信理論體系發展夯實了基礎,使政信理論逐漸形成體系,并廣為社會各界所認可。作為國際政信金融深化服務專家,集團在國內外實踐中提煉出方法論,又通過先進的理論讓實踐出真章。

 

2019年,國投信達將繼續擔當政信金融“第一人”,懷著“再出發”的心態,改革創新,銳意進取,尋求企業和行業的大發展、大繁榮,也會繼續推動政信理論發展在百尺竿頭更進一步。